您的位置 首页 未分类

谈谈《天云山传奇》中3位女性角色光彩与其局限性

  文:宿夜花

  上海电影制片厂电影《天云山传奇》改编自鲁彦周同名小说,由谢晋导演,施建岚、王馥荔、洪学敏联袂主演。在前文中提到,电影《天云山传奇》很大的一个亮点体现在3位女性角色的塑造上,她们个性不同、各具光彩。

  01

  从早期《红色娘子军》中祝希娟的吴琼花再到《芙蓉镇》中刘晓庆饰演的胡玉音,谢晋电影中的女性角色受到几代观众的喜爱,那一连串斩获金鸡奖、百花奖的谢晋电影角色亦说明了这点。当然,对谢晋电影中的女性角色看法,亦有不同之声,在86年,朱大可的《谢晋电影模式缺陷》中提到“谢晋影片中的妇女形象,是由柔顺、善良之类的品质堆积而成的老式女人的标准图像”。

  就这里要谈的《天云山传奇》而言,我认为三位女性角色都各具光彩。

  

  首要谈及的就是冯晴岚。纵然,她具有传统审美标准下的温润娴静,但我认为,她最可贵的便是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也是她为何对罗群不离不弃、甘当罗群助手的原因,因为她对灵魂的洞察与思考决定了她不会盲目偏听偏信、也决定了她内心坚定的是非观。她选择罗群是忠于内心和灵魂的,他们俩的结合建立在高度的精神共鸣基础之上。

  

  周瑜贞则是最具时代感的角色,她性格活泼、思想活跃、直言快语、口齿伶俐,敢于对一切传统观念发出质问,她曾当面指责吴遥的固步自封且蛮横跋扈。她通过自己的努力不仅帮助了冯晴岚与罗群夫妇,与此同时,她也不断唤醒处在缺乏爱情的婚姻困境中的宋薇(关于宋薇,放在下文说)。她有着冯晴岚式的正直与坚定,有着冯晴岚与宋薇都没有的、属于新一代的豪放与干练。

  02

  但是如果仔细审视冯晴岚这个人物,有一点是相当令人费解的。

  

  每一位看过《天云山传奇》的朋友都会清楚,她对罗群的爱一点也不会比宋薇少,她的爱更深刻、更本质。但她起初与宋薇一起面对罗群时,她却选择了深埋这份感情,起码是一定程度上的压抑。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宋薇也心属罗群,所以她选择牺牲掉自己的感情而鼓励宋薇与之相恋。

  这种行为该如何理解呢?

  通常地,任何小说、影视剧中出现这种情况(即两个人同时爱上一个人)时都会刻意明示对方只对其中一个人有好感或是对于其中一个人的好感远胜另一位。这样另一个人的退出或是谦让便显得合乎情理。

  显然,本片也不是采用了这种方式。那么本片是如何处理的呢?

  

  本片通过了“白马牵线”、“英雄救美”、“月夜竹林”的桥段来制造了宋薇与罗群爱情的机会。的确,宋薇的才貌(与冯晴岚成闺蜜、被吴遥追求,这些完全可以从侧面印证),如此戏剧化而又富有浪漫色彩的故事使得罗群对她的爱从各方各面都显得顺理成章。

  

  但在他们相爱的过程中,冯晴岚仍旧是压抑自己的感情的。在那个夜晚,她躺在宿舍的床上等待宋薇的归来,我们明白她为宋薇高兴,但高兴之余她是否会有一丝遗憾?

  

  “成人之美”是中国的传统美德(见《论语·颜渊》),冯晴岚本身即是一个具有传统女性美德的角色,所以她的行为逻辑不难被观众理解。只是冯晴岚所做出的牺牲是否太大了呢?如果她用自己的方式示爱,向罗群展露自己的内心,那么罗群是否会选择她而不是宋薇?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只是冯晴岚的谦让让这一切疑问都无法发生。

  在这段关系中,冯晴岚是完全的压抑自我而选择成全好友的,甚至没有做任何合乎情理的“竞争”。

  在宋薇无情地抛弃了罗群后,冯晴岚又是选择了直接去接近罗群,不遗余力地保护、体恤、关怀罗群,最终燃尽了自己的生命。那如果宋薇没有抛弃罗群而是选择与其患难与共,冯晴岚会怎样?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她会永远深埋爱意。

  

  冯晴岚对待爱情上既为朋友做了过多的牺牲又心甘情愿以“补位”进入罗群的生命中。如果说冯晴岚的抉择还是因为她身上或多或少有着传统女性的性格特征:内秀、隐忍、热衷于奉献。那电影结局对代表着新时代女性的周瑜贞的描绘也是令人疑惑。

  虽然电影结尾没有用台词明示周瑜贞与罗群的关系。但看到结尾他们走在一起,一同展望未来,似乎观众形成了一种共识——他们两人结合在一起。

  

  我并不十分喜欢这样去理解。通过整部电影的描绘,可以看得出,作为一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新女性,她思想前卫、敢想敢说敢做,对罗群必定是钦佩的。但这种钦佩有转换成爱情的必要吗?换言之,电影中似乎没有提供他俩结合足够的逻辑依据。似乎,只是因为宋薇的抛弃给了冯晴岚抚慰爱慕罗群的机会,冯晴岚在病逝后周瑜贞又带着对他的倾慕“理所应当”地与罗群走到一起。

  先不论罗群是否对其有如此大的魅力,也不论这是否因为小说或影视作品刻意将情节集中在几位主角身上,这种带有高度光环的男性角色与对其爱慕而付诸真爱的女性角色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男性视角下的“男性本位”意识。

  类似的创作思维同样存在于同期的电影中,例如电影《许茂和他的女儿们》(根据周克芹获茅盾文学奖的同名小说改编)中,大姐夫金东水在爱人离世了,四姑娘许秀云承担起了照顾孩子的责任对其产生爱慕之情。

  这与《天云山传奇》中三位女性“使命般”地进入男主角生命中对其完成安抚与慰藉是相似的。一个具有高度人格魅力的男性角色,使得多个女性角色对其产生倾慕,她们或许是姐妹、或许是闺蜜。虽然她们身上不乏新时代女性特征,但在一定程度上,她们仍旧是传统的、常规的男性视角下“完美女性”形象的体现。

  

  这不得不说是《天云山传奇》女性角色的一种局限,这种局限性与当时的环境也是分不开的。一方面,创作者成长、成熟于一种既定的文化形态中;另一方面,主流的观众在思想上很难比创作者更为前卫,他们的审美习惯里,是带有一定的偏好性的。这就不难理解此类女性角色和情节模式诞生过程中的社会因素。

  颇有意思的是,本片副导演恰是后来以“女性电影”《人鬼情》享誉盛名的黄蜀芹导演。她曾说:

  “现在社会的主流是商业,商业的主体永远都是男性,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我所说的女性意识,并不是说要打破这样的状况,而是女性对自己的一个认识和觉悟。”

  (在90年代,像周晓文的《二嫫》、孙沙的《喜莲》中的女性主角,虽然角色仍旧处在男权结构下,但体现更多的是女性自身的权利诉求与精神世界。)

  【闪电发货】天云山传奇 无 卡通漫画WX正版书籍文学散文经管励志图书小说书店 ¥51.1 购买

  03

  电影结尾处,宋薇的内心独白,使得宋薇一角到了另一种高度。而宋薇作为三个女性角色中戏份最多的一个视点,电影以此结尾独具深意。

  没有冯晴岚的崇高与坚定、没有周瑜贞的犀利与新锐,宋薇却是本片中颇具现实意义的一个角色,因为她的选择、她的处境更代表着一个广泛群体。《天云山传奇》中的宋薇是盲从的、随波逐流的、懈于思考的(惧怕深度思考)甚至是软弱怯懦的,虽有犹豫与反抗,旋而又屈从于世俗重压、选择了世俗生活上的安稳。

  她没有忠于爱情,她一味地妥协也没有换来稳固又长久的婚姻安宁,她一直挣扎在理想与现实的旋涡中。

  

  电影的结尾,王馥荔饰演的宋薇走到冯晴岚的墓前,看到了周瑜贞和罗群,因为心中有愧便躲在树后,此时响起宋薇的独白:

  “我望着他们,我忽然感到羞愧!我在想些什么呢?失去的永远是失去了,人生应当有更高的境界、有更重的需要我完成的任务。”

  这段内心独白可以解读出多重含义,一方面,宋薇对于那段逝去的爱——那段最强烈、最纯真的爱情已不再执着;从更深的角度看,宋薇此时内心也不拘泥于过去的种种爱恨、得失,她用了一种全新的心境开始了新的人生。这种“重生”是建立在多维度的成长之上的,对罗群由爱到“畏惧”再到羞愧,对吴遥因世俗生活而与之妥协、因忠于内心而又与之瓦解。

  她因为自己的盲从、缺乏独立思索精神而忏悔,但她同时也明白了无论是罗群还是吴遥,无论是唤起她最本质的激情还是给予她稳定物质生活的人,都不是她生命的全部。

  这段独白的哲学意味体现在此时的宋薇的内心已经是豁然开朗了,不再被某个人、某件事、某段爱恨而缠绕,以一种超然的态度迎接未来。

  而这段话也像是电影借角色之口以一种全知视角与观众对话。我想,这也是电影以此结尾的目的,无关角色塑造的得与失,各自的人生值得用全新的眼光去审视。

  ? 本文版权归 宿夜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关于作者: sf999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